陆痴

描线是不可能描线的,这辈子是不可能描线的。

翻出来一个一年前画的廉庄
感觉现在画的不如以前(•̩̩̩̩_•̩̩̩̩)

狗年的最后一天啦
是风

某人小时候偷哭被发现

大概是小学同学

正着
好像
也还能看……


鼓起勇气上色

大概是
醉心于烹饪课的不凡小朋友

好像有不同……

行吧……滤镜也拯救不了